※  网灵科技 [移动互联网的远程控制技术领跑者] -- 远程控制,远程监控,手机视频监控,安卓远程控制,Android,远程控制手机,网灵一号官网 » 网站首页 » 站内新闻 » 行业新闻
内容:手机专利帝国战:巨头密集诉讼和专利抢购真相
手机专利帝国战:巨头密集诉讼和专利抢购真相
发布时间:2011-08-09 08:01:29   点击率:64813

 

 一旦苹果创新,全世界都会为之震动,但一旦苹果创新的步伐减慢,事情又会怎样?

  当苹果COO蒂姆·库克开始接手苹果的“日常运作”时,苹果的董事会决定,用美国商场惯用的专利狙击步枪取代乔布斯的创新法杖,在专利领域出击。崇尚创新的苹果有一个大大的“苹果篮子”,里面炫目的软件如同鲜花,iPhone、iPad、iMac目不暇接,但是,“图穷匕露”,鲜花与水果的下面一样藏着冰冷的狙击步枪。

  于是,“苹果味”的专利战争登场了。苹果主动出击,先头部队拿下的是北电专利以充盈弹药库,随即头号目标瞄准了谷歌,顺手又将HTC和三星放在了瞄准镜之下,也许,还有更多的“敌人”。

  于是,一个破产公司的专利竟然卖出了45亿美元;一个个诉讼彼未伏,此已起。(丘慧慧)

  专利咨询公司General Patent的CEO亚历山大·珀托拉克说:“如果你画一幅谁在起诉谁的地图,你将看到这是一个混战的星球。”

  苹果将HTC、诺基亚、三星告上了法庭;诺基亚对LG、东芝、日立、高通、夏普、三星提起了诉讼;而HTC、诺基亚、三星、高通等面对自己的原告不约而同地奋起还击。

  以这场全新战争的发起者——苹果公司为例,在2011年其CEO乔布斯病倒之前,已经用专利的狙击步枪部分取代了创新魔法权杖。在2011年夏天的苹果开发者大会(WWDC)上,一直休假的乔布斯依然抱病参加,但是,如众人所知,除了一个不甚明朗的iCloud,苹果并没有展示太多的创意,此前推出的iPad2也不过是“修修补补”。

  乔布斯当然神奇,苹果当然伟大,iPhone和iPad当然有颠覆性,但持续的创新对于苹果似乎也已艰难:一方面,没有人可以抵挡年龄和疾病,苹果的“魔法师”乔布斯从2011年1月开始了他的第三次病休,已经超过7个月——这是乔布斯最长的一次病休;另一方面,紧锣密鼓的iPhone、iPad家族的代际更迭中,创新元素正在逐步减少。

  “腐尸”盛宴:那些专利“食肉者”

  死掉的北电比活着的北电更值钱,肢解的北电比整体的北电更值钱,这已经成为“群雄逐鹿”游戏下的新规则

  8月4日,消息人士称,柯达打算出售10%的专利组合,大约1100项。而在去年,柯达曾经指控苹果、RIM侵犯其图像预览技术的相关专利——在此之前,两家韩国公司三星、LG已耗资9亿美元与柯达了结了专利诉讼官司。

  识实务者为俊杰。与旷日持久、收益前景不确定的专利诉讼相比,在当前专利大战将专利价格哄抬到很高的情况下出售专利,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可以高价快速“兑现”。

  于是,因为激烈的市场竞争,死亡公司、衰败公司的专利,借尸还魂了。存活下来的巨头们像是非洲草原上的食腐者,有的像鹰一样在天空盘桓,有的像鬣狗一样对猎物穷

  今年6月30日,北电网络宣布将其6000项专利和专利申请作价45亿美元,打包出售给了Rockstar Bidco LP财团。该财

团由苹果、爱立信、微软、索尼、EMC公司以及黑莓制造商RIM组成。7月12日,该交易得到了相关法院的批准。

 

  10年前北电辉煌的时候,市值超过3000亿美金,几乎相当于今天的苹果。2009年1月,这家曾经的加拿大电信设备巨头申请破产保护,黯然退市。但谁曾料到,作为一个整体的北电,在被肢解的过程中不断升值。

  2009年爱立信收购北电的CDMA、LTE和北美资产时候,付出了11.3亿美金;Avaya则以9.15亿美元获得北电的企业网业务;Ciena以7.69亿美元的现金和债券获北电的光纤网络和城域以太网资产;但是这些与2011年苹果联手微软、RIM等公司出价45亿美元“天价”收购其剩余专利比起来,都已算不得什么。

  类似的专利盛宴近来并不鲜见,当北电这只死牛已经被瓜分一空的时候,柯达这只受伤的大象也开始主动“割肉”。

  追不舍,在猎物轰然倒下之后,共同抢食美味的“腐尸”。

  杀死北电的是同属电信设备行业的爱立信、华为、中兴,但是它们只关注电信那片草原,只是为了更大规模地圈地。意图分食北电尸体的则是IT新贵——苹果、微软、RIM、谷歌等。它们才是真正的肉食动物,是酷爱专利大餐的食腐者,利润率和现金实力远较电信设备商丰厚。

  于是,死掉的北电比活着的北电更值钱,肢解的北电比整体的北电更值钱,这已经成为“群雄逐鹿”游戏下的新规则。因为,在新旧帝国更迭之时,专利定价已经不取决于它本身能创造多少价值,而取决于新帝国角力,这些专利对狙击竞争对手有多大的价值。

  苹果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参与竞购北电专利。有消息称,在45亿美金的团购出资中,苹果拿出的是26亿美金的真金白银,位列出资榜榜首。但是,对于苹果来说,这远非终点。因为这背后是巨大的商业利益。通过获得北电专利,苹果每部iPhone上的成本可降低3~5美元。如果多起相关诉讼成功,每部Android手机的价格将从150美元提高到200美元,仅微软一家每部手机就将收取15美金。

  “现金”血拼战

  如果苹果、谷歌甚至微软和三星等都参与竞争的话,InterDigital最终的估值甚至可能超过100亿美金

  北电专利的竞争才仅仅是开始。苹果从谷歌手里“虎口拔牙”之后,一场更全面的新专利战争正在开始,下一个目标则是被称为“专利掮客”的InterDigital。

  这家业外无名、业内知名的公司拥有超过8800项与移动通信相关的专利,总专利数则超过18000项,一直靠自己提前布局相关技术专利或者收购小公司的专利构建自身的专利池。但是,它收购之后却从未进行任何具体产品的研发,而是靠诉讼向各大厂商收取专利费。比如,最近它先后起诉诺西、华为和中兴,要求这些从事设备制造的厂商缴纳“买路钱”,否则就只能法庭上见。

  在传统的电信市场上,高通因为掌握着绕不过去的基础专利的话语权,而且其芯片研发的水平也很高,因此很多设备商愿意与其达成合作

 

  但是,如今寄生者的命运或许将彻底改变。一个有趣的历史是,上世纪90年代,高通的CDMA核心专利和IS-95标准就是从InterDigital以500万美金所购买。鉴于Google作为后来者,掌握的专利较少,因此希望收购InterDigital以增强实力,而苹果依然维持着其在北电收购战中的角色,埋伏在Google身后。

  InterDigital已然摆上了拍卖台。投资银行M Partners分析师罗恩·夏特沃特表示:“任何对于4G LTE技术感兴趣的公司,都将成为InterDigital的潜在竞买人。”

  无疑最大的竞标者就是谷歌和苹果。由于竞争激烈,InterDigital当前市值很快超过了30亿美金,有分析师认为,如果苹果、谷歌甚至微软和三星等都参与竞争的话,最终的估值甚至可能超过100亿美金。

  这已经不仅仅是技术的竞争,也不仅仅是法律所能解决的问题,而是一场赤裸裸的“血拼”,需要有足够多的现金来参与这场血拼。

  手机专利“帝国战争”

  从这一点上来看,苹果无疑占据了优势地位:截至2011年7月,苹果公司的最新财务报告显示,它持有的现金竟然高达764亿美金和现金等价物,超过了美国财政部手里的737亿美金。

  谷歌实力亦相当不俗。截至2011年6月,Google公司持有总计391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投资资产,可以算是美国企业界的顶级富豪。因此,在收购北电专利不成的时候,谷歌先行收购了IBM的1000项专利“垫胃”。

  巨头的专利竞购,到底意味着什么?其实,一切都与钱有关,为了挣更多钱,烧钱对垒,最终客户出钱埋单。

  新旧势力变局下的“帝国”战争

  当Google吸引了HTC、三星、中兴、华为这些“价格杀手”的加盟,并致使诺基亚、索爱们加速式微,挑战苹果便已成为早晚的事

  实际上,除了苹果和谷歌,还卷入了太多的企业,几乎涵括了智能手机相关领域的所有主流企业。复杂的斗争格局里,主要的美国、日本、欧洲和韩国科技企业都绞杀在一起,苹果与谷歌之战不过是这张局部图景之外最典型的战场之一。

  为什么战争会在此时全面爆发,背后的真正真相是什么?

  智能手机战场上的诺基亚,就像是老牌帝国英国,曾经是日不落帝国,无论是在欧洲本土还是在全球,无论在发达市场还是在发展中市场,都拥有超凡的实力。但是,恰恰是这个帝国,早早开始接触互联网,却没有将其做到最佳,其Ovi商城无疾而终的同时,Symbian手机操作系统自然也随着新型互联网手机的出现而迅速衰落。

,在购买其芯片的同时缴纳一些专利费,可以看作某种程度的“互惠互利”。而对于InterDigital却往往无可奈何,因为这种公司就是靠着诉讼为生,是整个电信食物链上的寄生者。据这家上市公司的报告,2011年第二季度,它的总收入为6990万美元,其中专利授权费为6860万美元,占据近乎100%的比例。

 

如今的诺基亚,经历CEO更迭和大幅裁员后,仍在被全球唱衰。根据IDC的最新统计数据,截至今年第二季度,苹果智能手机销量取代了诺基亚成为新晋冠军。

 

  苹果无疑是手机市场的后来者,苹果到来的时候,全球手机市场已经瓜分殆尽,其崛起的路径像极了俾斯麦时代的德国。乔布斯也许是手机市场上的俾斯麦,通过更强大的互联网功能、更精雕细琢的制造工艺,迅速改变了原来市场的版图。它首先让诺基亚在高端市场上出让了自己的地盘。

  如果没有Android的出现,二者原本可能形成一个高端、一个中低端的格局。但是,Google的入局改变了游戏规则,它从一开始就将最为核心的操作系统做成开放模式。这一方面是因为Google入局太晚,唯有开放才能降低准入成本;另一方面则是因为Google自己没有能力在制造方面发力,它不像苹果是一家产业链纵向一体化的企业。

  Google需要拉上三星、HTC甚至中兴和华为组成产业链阵营。这一点,非常像美国的崛起,采用了“利益均沾”的广泛同盟政策,而不是构筑壁垒,这对饱受苹果竞争压力的其他手机厂商而言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从而更加快速削弱了诺基亚等老巨头的势力,并终将与引致与苹果的一战。

  因此,当Google吸引了中兴、华为这些“价格杀手”的加盟,并致使诺基亚、索爱们加速式微之时,挑战苹果便已成为早晚的事。

  可以说,苹果的入局就像德国的崛起,打破了原有的帝国格局,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而Google的入局则像是美国的崛起,必将因为打破原有的帝国格局,导致新的世界大战——这场战争的规模远远大于上一次,范围也更为深远和广泛。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帝国战争”。

  于是,乔布斯在休假前夕,将狙击步枪交给了法务部门,第一枪和最重要的一枪就是打向谷歌,因为二者之间的战争是帝国战争的核心,是两个产业链之间的战争,而且双方还在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等领域开辟了第二战场。苹果的第二枪则瞄准了三星、HTC,因为它们是Google的盟友,虽然他们任何一个单独都无法干掉苹果,但是共同组成的合力已经让Android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占有率接近50%。打击三星、HTC的核心动机依然是削弱Android产业链。

  这就可以很好地理解:为什么对诺基亚,苹果宁可从饱满的钱袋里为专利诉讼乖乖拿出6亿美金来交买路钱,甚至不惜与多年交恶的微软联合竞拍北电专利。这是因为诺基亚、微软这些曾经的巨头短期内根本无力与自己争霸,真正需要集中火力打压的才是Google,及其背后的Android阵营。

  8月4日Google高级副总裁、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在博客里说:“我已在科技界工作了二十多年。微软和苹果一直不共戴天……因此,当他们一致对外时,你不得不思考其中缘由。他们试图向每台Android设备收取15美元的专利授权费,使手机厂商

如今的诺基亚,经历CEO更迭和大幅裁员后,仍在被全球唱衰。根据IDC的最新统计数据,截至今年第二季度,苹果智能手机销量取代了诺基亚成为新晋冠军。

 

  苹果无疑是手机市场的后来者,苹果到来的时候,全球手机市场已经瓜分殆尽,其崛起的路径像极了俾斯麦时代的德国。乔布斯也许是手机市场上的俾斯麦,通过更强大的互联网功能、更精雕细琢的制造工艺,迅速改变了原来市场的版图。它首先让诺基亚在高端市场上出让了自己的地盘。

  如果没有Android的出现,二者原本可能形成一个高端、一个中低端的格局。但是,Google的入局改变了游戏规则,它从一开始就将最为核心的操作系统做成开放模式。这一方面是因为Google入局太晚,唯有开放才能降低准入成本;另一方面则是因为Google自己没有能力在制造方面发力,它不像苹果是一家产业链纵向一体化的企业。

  Google需要拉上三星、HTC甚至中兴和华为组成产业链阵营。这一点,非常像美国的崛起,采用了“利益均沾”的广泛同盟政策,而不是构筑壁垒,这对饱受苹果竞争压力的其他手机厂商而言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从而更加快速削弱了诺基亚等老巨头的势力,并终将与引致与苹果的一战。

  因此,当Google吸引了中兴、华为这些“价格杀手”的加盟,并致使诺基亚、索爱们加速式微之时,挑战苹果便已成为早晚的事。

  可以说,苹果的入局就像德国的崛起,打破了原有的帝国格局,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而Google的入局则像是美国的崛起,必将因为打破原有的帝国格局,导致新的世界大战——这场战争的规模远远大于上一次,范围也更为深远和广泛。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帝国战争”。

  于是,乔布斯在休假前夕,将狙击步枪交给了法务部门,第一枪和最重要的一枪就是打向谷歌,因为二者之间的战争是帝国战争的核心,是两个产业链之间的战争,而且双方还在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等领域开辟了第二战场。苹果的第二枪则瞄准了三星、HTC,因为它们是Google的盟友,虽然他们任何一个单独都无法干掉苹果,但是共同组成的合力已经让Android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占有率接近50%。打击三星、HTC的核心动机依然是削弱Android产业链。

  这就可以很好地理解:为什么对诺基亚,苹果宁可从饱满的钱袋里为专利诉讼乖乖拿出6亿美金来交买路钱,甚至不惜与多年交恶的微软联合竞拍北电专利。这是因为诺基亚、微软这些曾经的巨头短期内根本无力与自己争霸,真正需要集中火力打压的才是Google,及其背后的Android阵营。

  8月4日Google高级副总裁、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在博客里说:“我已在科技界工作了二十多年。微软和苹果一直不共戴天……因此,当他们一致对外时,你不得不思考其中缘由。他们试图向每台Android设备收取15美元的专利授权费,使手机厂商

为Android设备支付比Windows Mobile设备更多的费用,而我们免费提供Android系统。”